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Life in me is not just wonderful

晚安 Woot

这个晚上 不放音乐 没有拥抱 就让我静静的想你

现在的梦想可不是做什么小公主,是做女王。

工作时间看了杨超越,以及杨超越的被吐槽,忽然久违灵感和倾诉欲来了,挡也挡不住!哈哈

是这样,B站上一位up主边看101边解说选手,很留意了这句话:喜欢杨超越的人,无非是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谁会允许别人diss自己的无能和软弱的呢?

hmmmm,我大概也是杨超越的爸爸粉(妈妈粉?),完全接受节目组对她的设定,可爱嘛,心疼嘛。

但是看完之后几分钟,憋尿终于上完厕所,突然就涌出来好多要说的话,抱起电脑蹬蹬蹬跑到窗边,马上打开两百年没登录Blog!文思泉涌。

up主,你说的没错!我就是看到了我自己!

是一瞬间全裸曝露在阳光下,被人看到的感觉!(戏精心里装着1w个观众)

这几年所有心里的错位,失去的能力,强烈的羞耻感,不定时的悲伤和循环的焦虑,统统找到了来处!

因为不愿意承认:我,其实根本不努力,也没有什么梦想啊喂!假哭什么,害怕什么呀,小朋友!在这样的前提下,关心我的人说的那些安抚的话,居然也一下子就当真了:)。

生活就是这么drama,而我这么聪明,对失败,我能找到成千上万个理由。可以不努力,不前进。给足够宽裕的时间,摸得一手好鱼,龟速面对现实。

可以说,毫无人格魅力了~ 

吊诡的是,此时此刻,居然我非常开心。

这种开心的感觉是,找了很久自己的另一个我,终于能把她想说的话吐露出来。在时空的另一头,看我傻里傻气的在bean bag上挂着泪,笑着敲文字。键盘上的这双手是我的,也是她的啊。

周三,是爸爸62岁生日,到下个月11号就去世5年啦( 爸爸看到我打这个“啦”字一定要骂说这件事很值得高兴嘛:p)从0点起,我看着老照片哭了很久,那一天我没有上班,刷了一季”粉红救兵“,哭了一整天。半夜我酝酿着发哪张照片,祝他生日快乐,最后选了一张他下巴微微扬起,标志性的得意笑容,即便照片里有个我已经记不得名字的小妹妹在,还是发了那张,背不住喜欢~ 

且,发的时候,我也在想,其实我,是不是正在消费爸爸去世这件事。

嗯,发了这个朋友圈,很多人来点赞,我有点开心,有一个感触是我要大家记住他(就好比,coco里面一样,有一天如果他想回来这个世界,不会因为遗忘,他就在另一个世界消失)

但同时,我的确消费了这件事,刷存在感?毕竟,我习惯性的消费着自己的经历,以此来获得其他人的宽容和怜悯。包括他们的打架和吵架,他对待妈妈的恶毒,那些家暴,到最终他们的离婚,组建新的家庭。这些所有他们给我带来的不快乐,都是我做不好的理由。可自从爸爸生理死亡的那一天起,这种消费一瞬间就不成立了,一个我原本愤恨的万恶之源,我的愤恨,我人生drama源头,消失了。。。

还拿什么哭?还拿什么去怪?还有什么好埋怨的?他,已经死了。

莫名其妙的还不止如此,最可怕的是,其实我并没有想象的这么讨厌爸爸,以至于爸爸去世之前几年的人生规划都还是以他中心展开,他不在了,所以一瞬间一切未来都不一样了。

原来,你依赖他,喜欢他,并且根本无法接受他离开这件事。对,你根本不愿接受现实。这样一逃避,就花了5年。不确定,还会不会花更长的时间。

你懒惰,迟疑,不勇敢。你爱抱怨,不沟通,患上了失语症。

你一如既往的毫无求生欲,医生还意料之中的给了你重度抑郁。但你也依旧没死,因为你还有“希望”。我不知道那些希望是从哪里来的,都是些什么?让我们把“希望”换成“贪婪”,这段人生也是成立的。

即便如此,还是请放心,状态这么差,日子看起来过的也不差噢。

有泓桥护体,不断更新的工作,有妈妈生存的努力,坚实的后盾。有小外甥的信赖,是被需要的爱的源泉。最近半年还date了一个会说中国的老外,哈哈,对不起,虽然是个玩咖。

我就是在及格线边缘的学生,吃着自己的天赋和老本游走在许愿池边。先定一个够得着的KPI,然后不算太难的满足他。由于记忆力太差,会忘记其实都是自己下的剧本。

想通了这一点,我就会更不要脸的耍赖,无底线的黑化。依然会偷懒不去健身房,依然会偷吃宵夜胃疼。

那么你努力就是努力了,别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不沟通就不要怪世界不和你说话,但我嫌弃自己的时候,也会坦荡一些。

Easy~30岁的梦想可不是做什么小公主,是做女王。

#日常大彻大悟



妈妈说的故事

昨天,一共通话2hours

打破了这几年和妈妈的最长通话记录

没准也是人生里的最长记录


篇幅占比最长的是关于外公外婆的故事

其次是顺了一些爸爸妈妈之间的发生过事情的因果关系

虽然闲聊很松散,不过这也是近期让我最有感触能记录下来的内容


起因是十一要给爸爸,外公,外婆买点锡纸做的元宝烧了好做祭拜

妈妈说,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小迷信

我回答说,我想爸爸说不定需要这些,不知道爸爸顾不顾的上保佑大家。另外,也想让外公,外婆保佑你。

作为一个爱折腾的人,我时长会觉得花在爸爸身上的时间不够。仅仅是些七零八落的思念,和偶尔才来的梦境,也都是不沟通的。好像很久没有打这一通电话,现在不能打给他,也不知道电话什么时候才会响起。是不是可以改成至少一年能跟他好好聊聊。倘若真有一个枉生世界,他需要这样的支持,那么我来想试试看。从前,我想要的他都尽力给我,一直以来也想这样对他,因为最喜欢爸爸了:)

这一次妈妈详细的描述了外公和外婆当年的生活。比如外婆年轻能干,20多岁已经升至乡长,还十分貌美,外婆的同事后来遇见30多岁的妈妈说,你不如你妈妈好看。生下妈妈一年多后,外婆染了肺病去世,据说外公当时正在其他城市开会,并没有见到她最后一刻。妈妈跟我描述她看到过的外婆照片,三七分的刘海带着一个发卡,圆圆的眼睛,穿着双排扣的列宁式呢子大衣,外婆正在县城开人代会的留影,很是精神。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外婆的照片,只能想象一个和妈妈长相相似,又更漂亮的女人在20多岁的样子,想必很美。

真好,毕竟我也有她的基因:)

而外公是陈景润的警卫员,病退回来后做了武装部部长。他是一个磊落的军人,有组织有纪律,每个月都会开一次家庭会议,总结和安排家里的事宜。平时除了工作还要干农活,身体不好,夏天都穿着棉裤。50多岁病逝,当时妈妈刚刚工作1年。当年在学校入了党,家里最高兴的人是妈妈,因为外公外婆也是党员,这个身份是一种认可,这种跨越一代的链接让她觉得骄傲。

我也没有见过外公的照片,据说都被姨妈烧掉了,她觉得被照片里亡人盯着感觉可怕。

还有一个关于老宅的说法,外公外婆当年见宅选了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门口有一条小溪,溪里面有一汪泉水还总会生些活鱼在里面游。修宅需要炸山,却在那时炸出了一条龙,破坏了它的龙头,但外公不兴风水,依然建了老宅。而后,从外婆过世,外公续弦后第二个外婆病逝,到外公病逝,后来住在老宅当家的二姨夫病逝。说不清,这些事之间的联系。妈妈只是跟我讲了这个传言。

多是病逝,让人唏嘘。有时候觉得我们多是畏惧死亡的,但死亡本身可怕吗?我不太知道这个答案,我只是体会过因为生病而带来的身心之苦,此时在死亡面前,时间会变得格外漫长。痛苦仿佛成倍增加,让人难以忍受。有的人选择了解自己的生命,有的人没有被救回来。总归在生命的最终,承受了很多苦难。让死亡变得很沉重。

妈妈说,她从来不会忘记给外公外婆送亮(祭奠),在生病之前每年从不间断,早早的为长辈们打了碑,以让长辈睡的安稳。

我们达成共识,这一切对他们的感念,执着的这些仪式感,都是出于思念。

妈妈说,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你想做什么就尽管去做吧。



明明是来看月亮

月亮起初是被云挡住 以为被狗吃 实际还是因为厚厚的云

Life in me is not just wonderful

我到底写哪儿了我…

你吻我 像一只小狗

1月18号,腊月二十八,晚
你发来短信说要不要聊一聊天,我在你家楼下
我走下楼梯,看见你从影子里走出来
白色毛衣黑色外套,你喜欢把手插在口袋里
路灯照在你的头发上一片金黄

我带你找到老楼旁边的防火梯
楼宇的空隙里看得见街边的树枝,行人和车子
我们错落的坐着,聊了很久,我想不起来聊天的内容
天气干干的,我们嘴里呼着白气
你问我冷不冷,然后坐到了我的身边
我们越靠越近,近到我闻到你皮肤的味道
就这样,我们第一次接吻了
你碰上我抿着的嘴,因为我还戴着牙套

接着第二次,我偷偷的把舌头伸了过去
你笑了出来,假装凶着说,这是谁教你的!

嗯…我看过蔡卓妍的一部电影…她就是这么干的…

ps:暑假摘了牙套那一天,我约你见面
一见面连话也没说,就马上亲了你
我问你,有没有觉得不一样?
你思考了一下恍然大悟说,我再感受一下
然后笑出虎牙总结到,确实不错噢



flipped

原来自己有好多想法要迫不及待的表达
是要学会忍一忍 还是说找个渠道无声的讲出来

霍珀时刻

Hey 你有没有发现

在这个城市里 除了你每天回的家

其他任何一个有床的住所 

那存在的意义 对你而言 

都不是去睡觉 而是 去醒着


一个不同数字的电梯键

一个尻感陌生的马桶

一个朝向相反的阳台


你清清醒醒的感受这个住所的空间 光影 和温度

两个人 一群人 或者仅仅是和你自己


在这个城市两点一线间每一个熟悉时刻

插入了这一帧全新的孤独

还是会

韦bird

这几天,被热络的人缘搞得晕头转向

被小确幸惊得失声连连


可能只是准备好 要去度假的帽子

可能只是买好了一套新内衣

可能只是正正好 听到了一个学说解释了脑袋里迷惑了很久的问题 


一连串的觉得 这样的一天真是值得被回忆 被纪念

昨天很好

今天也是


坦白开始

喜欢一个人 就是会魂不守舍的思念他

就是会忍不住要翻个二三四五遍他所有的朋友圈

找一些他存在这空间里的线索


顺着线索

我现在正在看 《我可能不会爱你》

像是5年前


熟女魅力和初老症状

该发生的 都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喝香槟or白水

我又不是酒鬼


另外

谁不会爱我

是很久没有人大声的表白说

我爱你 要和我在一起


现在 大家都得了一种不敢轻易的表白的病

感情跟工作不一样

努力是没有用的

不喜欢 就是不够喜欢

纠结和烦恼是没有用的

所以时间应该放在工作上比较对


结婚呢

有没有那么重要

和谁在一起呢

有没有那么重要

好好的喜欢一个人呢

有没有那么重要


好喜欢暗暗的房间

昏黄的灯光

听着每一段寂寞的台词

冲刺一般的想过好每一天


有答案吗?

多数时间 我都无法控制自己

突然哼起歌来
走路扬着笑脸
一瞬思如泉涌
轻轻叹一口气

我可以清晰的俯视一个丝毫不关心我的她

但我喜欢她
在这个身体里随意的行动

好像听不见我说话
也从不看我的眼睛

我的能量峰值
和她合二为一
周期性的同步